昔日地进水退人进鸟退 今日地退水进人退鸟进

  9月2日,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唐田镇沙山村升金湖湖面烟波浩渺,成群的候鸟在浅滩上或嬉戏、或觅食、或结伴飞舞,一片怡然自得景象。然而几年前这里还存在人鸟相争,保护区内违法建设、湖区围网养殖等问题,致使鸟类栖息地受到影响,大批珍稀水禽因食不果腹而迁徙他乡。
为了彻底改变这一状况,2017年开始,安徽省池州市开展了以升金湖等自然保护区为重点的“绿盾”专项行动,对自然保护区及周围环境突出问题进行整改,确保清水入湖、清水入江。
位于升金湖保护区实验区的东至县大渡口镇同德窑厂,始建于1987年,经多年发展,固定资产达2500万元,总建筑面积13700平方米。“为了改善升金湖周围环境,让升金湖的水更清,2018年7月前,该厂关停生产,并全部拆除。”升金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丁浩告诉记者。
目前,共拆除升金湖湖面全部人工养殖围网75万多米,拆除管理用房7000多平方米;收缴清理各类船只2300余艘,清理水产养殖活动30多处;缓冲区44户专业渔民安居房已全部搬迁拆除,并将实验区专业渔民安居房搬迁列入首批正在制订的生态移民规划;拆除畜禽养殖场30处,拆除养殖场房2万多平方米,并进行复绿;拆除工业企业11个、旅游和农家乐项目9个、其他人工设施8处,拆除面积4万多平方米。如今,升金湖水清、岸绿、景美特质越发突显。
升金湖是周边居民重要的生产资源,他们世代在此生活捕鱼、围湖造田、养鱼,使湿地变耕地、湖面变鱼塘。大量使用农药,渔民捕捞鱼虾,升金湖的生态环境、候鸟的生存环境受到极大的影响和威胁。
从2017年开始,当地政府明确规定了湖区全面禁止人工养殖、捕捞,腾出空间,修复生态。两年多来,升金湖湖面人工养殖围网、管理用房全部拆除,各类船只收缴清理、水产养殖全部关停清理,1331名专业渔民全部上岸改行。
36岁的护鸟队员张忠建告诉记者,他曾是东至县张溪镇白笏渔业队队长,带领120名渔民,在升金湖捕鱼。渔民上岸转岗之后,张忠建成为一名升金湖巡湖护鸟员,工作还在湖面上,但性质已经完全不同了。“以前鸟儿看到我们渔民,远远地就飞走了,现在看见我们这些‘看湖员’、‘护鸟人’,它们也变‘懒’了,当着我们的面觅食,不飞了。”张忠建说。
为了解决转业渔民的生活问题,对于在升金湖保护区、缓冲区的专业渔民,我市建设安居房搬迁工程,共涉及安置点3个,其中,贵池区1个,东至县2个,共44户,拆除原安置点建筑面积10064.46平方米。同时,将原分属市、区、县三方管理的升金湖湖面调整为安徽升金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统一管理,增加管理人员、经费和装备,并吸收50多名原来的专业渔民,组建了升金湖生态保护发展有限公司,专职协助进行湖区管护。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的一个故事,家住升金湖边上的东至县胜利镇新军村的陈龙安、胡雪琴夫妇从2013年开始通过土地流转,成为当地的种粮大户。由于稻田就在湖边,候鸟回归的时候,田里的稻子,就成了候鸟的口粮。去年,栽种的700多亩水稻,只收了500多亩,剩下的100多亩全部被鸟吃掉了。为补偿种粮大户损失,政府按照水稻的市场价,每亩补偿了1000多元。
从2014年开始,升金湖保护区实施了5年度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项目,共获得补助资金9130万元,主要用于当地经济损失补偿、湿地生态修复和社区环境整治。升金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升金湖保护区农作物损失补偿是补偿保护区及1公里范围内,因候鸟采食农作物带来的经济损失。到目前,已有326万元资金拨付至沿湖乡镇,由乡镇对农户损失情况核定后发放补偿资金。其中,2413户农户收到补偿资金;流转了保护区内候鸟相对集中的15000余亩圩田,签订了11年流转协议,并在圩田内种植芦苇、芡实、莲等水生植物,恢复湿地生态,为候鸟提供优质的觅食和栖息地,并将大部分候鸟吸引在指定的区域,从而减少其他区域的经济损失。
多年来,人鸟争食矛盾得到彻底解决,升金湖正在重新成为越冬候鸟的“大食堂”。“如今的升金湖真正实现了从地进水退、人进鸟退,到地退水进、人退鸟进的新局面,‘让’出来的1万多亩耕地,成为水鸟觅食栖息的新家园。”市林业局副局长丁文告诉记者。
据林业部门统计,2018年10月以及今年1月,候鸟越冬高峰期,来升金湖越冬的各类候鸟总数已经达到了10万只左右。一些往年难以见到的大群体小型鸻鹬类水鸟和白枕鹤及白头鹤、东方白鹳、灰鹤、黑鹳等珍稀鸟类也重现升金湖。越冬水鸟数量、种类明显增加,生物多样性更加丰富。
如今的升金湖远山如带,碧水幽幽,鸟儿们清脆的叫声划过天空,仿佛在感谢人类的朋友们为它们提供了这优美的生存环境。升金湖构成了一幅人鸟和谐、生态自然的美丽画卷。(出处:池州日报)

本文由鱼缸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昔日地进水退人进鸟退 今日地退水进人退鸟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