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 昔日“乳山万亩虾池”变成海湾新区

  
在乳山口湾东端,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拦海大坝,长2880米,中段水深高潮位10米,形成了总面积10100亩的人工养殖虾池,池内阡陌纵横,远观如镶嵌着方方碧玉。这就是曾经的“乳山万亩虾池”。沧海桑田,如今这里已经变成海湾新区,也许不久的将来,这里又将崛起一片新城,但“乳山万亩虾池”的建设场景依然会留在我的记忆中。
水产资源衰退
捕捞业小打小闹有局限
我出生在白沙滩镇翁家埠这个海边小村,村西就是乳山湾。湾内清澈的海水、丰富的鱼虾,给我的童年时代留下了美好的记忆。1971年12月,县委领导出于工作的考虑,一纸委任状,将海边长大的我安排担任了县水产局局长。虽然一点思想准备没有,但我二话没说就走马上任了。当时的水产局,包括我总共6个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乳山县有一个刀鱼渔场、一个对虾产卵场。每年春汛,胶南、即墨等十几个县的700多只渔船都来我县作业,产量很大。但是由于运输手段落后,销售极为困难,只能用盐腌起来,一些臭了的鱼虾都做了肥料。再后来,由于捕捞过度,水产资源开始衰退。全县除南黄岛、小石口、小青岛、旗杆石等几个村队以渔为主外,其余的沿海村队全是“以农为主、以渔为副”。农忙停渔,渔业收入全投在农业上,根本谈不上增添新渔具,想购买新机船又不舍得贷款,因此捕捞业只能靠小木船在近海小打小闹,而周围的县市却都成立了渔业专业队,购买了机帆船,产量成倍增长。在当时的烟台地区周边县市中,乳山是名副其实的“小老弟”,烟台地区水产局的一位负责人曾说:“老王,你们要饭的篓子还没有底吗?”虽是戏言,但听了后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几经波折
乳山被定为国家对虾试验基地
一次,我到国家水产总局去办事,偶然听熟人说,国外已成功地通过人工育苗养殖对虾了,中国也想搞试验,正在寻找基地。得知这个信息后,我立即找相关领导毛遂自荐,介绍乳山得天独厚的养殖条件,领导让我回来拿可行性报告。经过几番努力,报告终于得到了国家总局领导的认可,派人到乳山实地考察,并初步敲定。
然而基地建设要征得省局的同意方可立项,省局有的领导提出异议,说乳山不如牟平水质好,建议在牟平搞试验,这下可急坏了我。我又开始跑省局,找相关的领导谈,当时的局长听了我的汇报后,决定亲自到乳山看看。
时值7月份,雨水多,准备建虾池的母猪岛周围积满了雨水,路很难走。我借了一辆北京吉普,拉着省局局长到现场。没想到走了一段路,车就被困住了,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怎么办?不到目的地看不出个啥究竟呀!我当时年轻,不由分说背起60多岁的省局局长就走。省局局长说:“快放下,我自己走。”我说:“我这不仅仅是在背你,更是在表达我的一片诚心,一颗决心。”
我背着局长在没小腿深的水中走,到了没有水的干地就放下来。这样断断续续走了四五里地,边走边描绘我的构想:坝如何堵、池子怎么建、场房建在哪儿等。听了我的详细介绍和现场的认真考察之后,局长表示,这个地方这么好,不能光打算建几个百八十亩的试验池子,应该有大的规划,有发展的眼光,把这个湾开发好。他建议南北修一条大坝,把整个养殖区与海湾隔离开来,既能在湾中修出一条路方便行走,还能在坝上建设闸门方便调水,减小养殖池受潮涨潮落的影响。从现场回来后局长就决定,这个试验场非乳山莫属,而且是要建一个大规模的虾池。回去后,省局局长立即与国家水产总局进行了沟通,并取得一致意见,将原来的试验池面积扩大到万亩以上。
获得政府大力支持
母猪岛大坝围堵半年多合龙
说干就干。规划容易,但是真的把这个海岔子截开,自南向北建成一个大坝,可不是一句话就行的事。在机械化落后的年代,这个要由成千上万方石料、土方筑就的大坝,需要完全由人工来进行,谈何容易呀!我的工作得到了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立即成立了建设指挥部,统一进行领导指挥。县里制定了包干责任制,由16个公社包干完成,完成情况与工作考核挂钩。各个公社立马行动起来,组织工程队和施工人员,准备好施工石料,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会战拉开了序幕。
1978年11月,母猪岛上红旗飘扬,大坝的围堵正式开工。成百上千的人聚集到这里,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施工。各种车辆推载着石头、泥土往来穿梭,大家你追我赶争分夺秒努力推进。人们雨中赤膊上阵、夜晚充分利用枯潮时机挑灯夜战、冬季顶风冒雪毫不退怯,即便是春节,也早早地来到施工现场,干得热火朝天。
经过半年多的不懈努力,1979年6月,大坝南北相距仅剩几十米远,合龙指日可待。然而随着口子的缩小,海水的冲刷越来越厉害,刚刚填上的石料很快就被冲走,进度受到了严重影响。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关键时刻,县委领导亲自到现场组织指挥,全县有经验的技术人员全都聚集到这里,共同研究方案。合龙那天,我们选择了小汛潮,没有风浪,堤的下游有10多只机船用于人员抢救工作,堤内是30多只装满石料的渔船。当4艘旧水泥船载着石头到达合龙处时,堤内的其他船只立即投入石料,将其压沉下去。合龙口处的堤坝上,严阵以待的车辆立即将泥土倾倒在沉船处,使水流迅速得到控制,施工得以顺利进行,很快大坝成功合龙了。
万亩虾场建成
对虾育苗成功打破养殖瓶颈
当年6月份,正是养殖生产开始的时候。大家拿着筛子、网布,甚至是蚊帐布,沿着乳山湾开始捕捞虾苗。当年秋天,生产对虾9万斤,各种杂鱼3万多斤。
仅靠人工捕捞虾苗不是长久之计,我们请来了省里搞水产研究的专家帮助解决人工育苗问题,1979年9月,全国第一个对虾育苗场在秦家庄的海岸上开始建设。第二年3月份,育苗场终于建设完毕,清明到了,我们把从海中捕来的对虾进行了人工产卵,利用多种办法培育成的9000多万尾虾苗,全部投放到了虾池中。这次育苗的成功,在国内是第一次,打破了对虾人工养殖的“瓶颈”,立刻在全国得到推广。以后几年,为了提高养殖效益,我们将万亩大池子分隔为小池子,实行精养,其效益大大提高。
据不完全统计,乳山县万亩虾场建设,共出民工1212444人次,国家总投资348万元,县财政拨款31.8万元;政府为民工每天补助0.4元,各出工乡镇自己出了100万元的小车补贴;各村集体又共为参加施工的民工补贴了120万元的工分。因此,全县人民都为建设万亩虾场做出了贡献。
述者简介:王润臻,男,1929年12月出生,乳山市白沙滩镇翁家埠村人,中共党员,1951年8月参加工作,现已退休。曾任乳山县委办公室秘书、副主任,乳山县水产局局长,国家农牧渔业部曾给予“特殊贡献奖”。(◎王润臻 口述 杨化林 整理)
 

本文由鱼缸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疾病防治,转载请注明出处:沧海桑田 昔日“乳山万亩虾池”变成海湾新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