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里鱼死光了 鸭子也死光了

死鱼漂浮在水面上,大的有十多斤重
死鱼死鸭的臭味仍然弥漫在广州市白云区江高神山辖区两下马头街。昨日(3日)中午12时,鱼塘主王先生和鸭场老板颜先生围着鱼塘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如何是好———前日傍晚4时左右,王先生看着鱼塘的鱼在水面挣扎,接着颜先生养的鸭也突然死亡。翌日一早,鱼塘上万斤死鱼浮出水面,而上千只鸭子也陆续死亡。
一池死鱼,满地死鸭
鱼塘老板王先生面对记者时,看得出憋着一肚子气却一句话也不说。“养了一年,现在每条鱼都有六七斤了,眼看着大丰收就要到来,竟然出现这种事情,他怎么能想得通?”在现场围观的村民说。王先生脸上愁云不散,骑着摩托车沿着12亩鱼塘一圈一圈地转。
倚着鱼塘养鸭的颜先生说:“你说我怎么办?上千只鸭子就这么没了,都已经长大了,有的都下蛋了。”
神山辖区两下马头附近,一进村臭味扑鼻,池塘里漂着一条条白色的鱼,“鲫鱼、鲤鱼、鲢鱼、鳙鱼……什么都有,从去年开始他就花了好多心思,这个村子里他养的鱼是最好的。”村民们向记者描述。
昨日一早,王先生便四处找人,“满塘的鱼发臭,必须捞起来”,村民描述,王先生花了四五个小时,几乎是含着泪将漂在水面的鱼一条一条捞起来,“上万斤鱼,损失起码七八万元”。
与王先生相比,颜先生的情绪相对稳定,一个上午,他独自将死去的上千只鸭子埋入土中,“一千只鸭子,加上饲料少说也要三四万元”。
供水河涌浑浊,污染还是投毒?
中午时分,神山派出所和刑侦民警提取了水样,并未排除投毒的可能。这一带以养鱼为生的村民不少,王先生鱼塘的两边是其他村民的相对较小的两个鱼塘。方圆百里内,除了王的鱼塘“尸横遍野”,其余水面蜻蜓飞舞,一派安详。
与投毒相比,王先生更能接受的是附近河涌的污染。村民告诉记者,王先生的鱼出现异常反应的时候距离其鱼塘换水一个小时,而其鱼塘的水则取自鱼塘附近一条不知名的河涌。
记者沿着河涌走了十多米,发现河涌内的水呈浑浊的铅色,“这条河涌一直通到郭塘和山龙,河涌两边各种各样的化学厂和印染厂多的是”,村民也对这条常年浑浊的河涌充满怨言。
 

本文由鱼缸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疾病防治,转载请注明出处:鱼塘里鱼死光了 鸭子也死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