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治理巢湖蓝藻所投放食藻鱼遭偷捕

  雨过天晴,巢湖昨日最高气温27℃,此前巢湖区域温度一度超过30℃,这也是蓝藻生存的绝佳温度。近日,在巢湖北岸的烟墩至义城沿岸,湖面上聚积起大量蓝藻。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蓝藻提前现身巢湖。晨报记者昨日赶赴巢湖,直面巢湖蓝藻提前出现。据当地的渔业管理局介绍,在众多治理巢湖蓝藻措施中,食藻鱼扮演了重要角色,然后记者了解到为牟私利,这些食藻鱼大量被当地渔民偷捕。
[记者调查] 巢湖下风向蓝藻聚集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巢湖市,巢湖东半湖正毗邻该市,而西半湖则紧靠合肥,巢湖正镶嵌在巢湖市和合肥之间。
距离巢湖市区不到3公里是银屏小镇,进入滨湖大道———这条全长60多公里的大道沿巢湖大堤修建———大道尽头就是合肥。未见巢湖已闻其味,湖风刮来一股臭味。记者下车,来到堤坝上,只见许多渔船挤在码头的避风港里,水面上漂浮着大量浮萍,还有一些暗褐色的杂物在水中若隐若现,整个水体的颜色发绿,但并未发现大块的蓝藻。
记者沿着滨湖大道绕巢湖而行,发现大堤浅滩上用石头围起了近20米宽的隔离区,隔离区停靠着不少破旧的小船,这里的水质非常混浊、颜色发绿,与湖区的水质泾渭分明。来到巢湖边的中庙镇,记者发现该水域的颜色呈现深绿色,水中还有类似海绵的漂浮物。
码头上,以捕鱼为生的丁大爷回答了记者的疑惑,他肯定地告诉记者:“这些漂浮物就是蓝藻。”船上的风向标飞快地转动,丁大爷指着风向标向记者介绍,“今天是东南风,蓝藻都吹到西北方向了。”听闻记者采访巢湖蓝藻,不少渔民你一言我一语,向记者介绍起蓝藻的情况:“最严重的地方在肥西、塘西。”
记者顺着渔民指点的方位寻找蓝藻,在义城塘西,记者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块水域连同旁边的树木都染成了绿色,岸边水域更显出翠绿色,水和污染物粘在一起,气味刺鼻。记者靠近沿岸水面,试图取一些水样,发现被蓝藻侵袭过的湖水变得如浆糊一样粘稠,只能作罢。记者取一根木棍在水中搅拌了一会,木棍上马上粘附上如蜘蛛网状的物质。
根据安徽省环保局监测站4日发布的《巢湖蓝藻水华应急监测报告》,巢湖西半湖局部已经出现片状蓝藻,作为巢湖饮用水源的东半湖也可见少量蓝藻颗粒零星分布。
[暴发诱因] 年初降雪加重巢湖污染
记者昨天从安徽省环保局获悉最新发布的《巢湖蓝藻水华应急监测报告》,报告显示由于本月3、4两日大雨以及昨日大风,巢湖东、西半湖12个监测点未见蓝藻成片,前几天“蓝藻疯长”的态势有所缓解。监测站工作人员表示,最新监测发现,西半湖只有一些蓝藻颗粒零星分布,东半湖基本没有发现。
同为巢湖,为何出现西半湖蓝藻横行,东半湖不见蓝藻踪迹呢?巢湖市环保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副局长向记者表示,由于东半湖靠近巢湖市,而巢湖30万居民用水取自巢湖,所以东半湖水质比较好,而合肥一侧的西半湖则存在城市生活污水和企业废水排放问题,所以水质破坏更严重一些。
“有一些企业半夜偷偷排黑色的污水。”渔民丁大爷还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蓝藻出现与风向有很大关系。由于巢湖夏季常刮东南风,所以很多浮萍都被吹到下风向,容易创造蓝藻生长的环境。
记者了解到,在巢湖历史上,蓝藻暴发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但往往集中在6到8月暴发。对于此次巢湖蓝藻提前现巢,安徽省环保局水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肖莆向记者分析说:“5月初持续高温及强日照,风速适宜,导致蓝藻生长较快,并随水体运动浮出水面。”
那么,今夏巢湖蓝藻会不会大规模暴发?肖莆认为主要取决于天气,由于今年年初的降雪加重了巢湖氮、磷污染,一旦今夏遇到持续的高温和强日照,就有暴发的可能性。
[居民访谈] “蓝藻暴发时湖面就像铺了绿毯”
在记者采访中,巢湖渔民以及当地水产企业老板对蓝藻暴发显得忧心重重。丁大爷向记者回忆以前巢湖蓝藻暴发的情景时想了半天,用“湖面像铺了绿毯”来形容蓝藻的恐怖。丁大爷告诉记者,蓝藻暴发非常迅猛,一夜之间就把湖水染绿。
蓝藻持续时间非常久,往往在立秋之后也不退去,蓝藻腐烂发出的臭味让湖区两岸居民叫苦不迭。中庙镇街头一位小卖部妇女向记者介绍说,因为惧怕蓝藻腐烂的臭味,即便在夏天,她们家朝湖的窗户也不敢打开,不少渔民在她家买矿泉水烧饭。
在巢湖边,一家名为三珍水产养殖的企业老板向记者介绍,最近听说西半湖暴发蓝藻,他非常担忧。因为他在巢湖水域进行人工放养,一旦蓝藻大量繁殖,水中的溶解氧浓度会迅速降低,导致鱼虾、螺蛳等水生物的死亡。
巢湖也是国家旅游风景区,滨湖大道正是考虑进行旅游开发。记者在巢湖采访时,发现不少旅游观光巴士,旅游公司工作人员担心,“蓝藻暴发,客人谁来看一个臭湖?”
巢湖东半湖还是巢湖30万居民的饮用水源,记者采访巢湖水业集团了解得知,根据该水业集团的监测,水源地水质良好,巢湖居民的饮用水有保障。

本文由鱼缸养鱼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徽治理巢湖蓝藻所投放食藻鱼遭偷捕

相关阅读